我睡覺的壞習慣應該是遠近馳名的,有身歷其境過的人應該都久久無法忘懷,從早期睡覺會180-360度迴旋踢、把腳掛在別人身上睡覺,到後期用棉被把自己捆成壽司捲,我認真覺得我的睡相已經進步很多了,已經沒有肢體上大動作的接觸,睡在我旁邊的人也相對安全多。

不過這一點都沒有安慰到要做我一輩子枕邊人的艾斯,而且我自認已經改善許多的睡相,依然是沒有達到他嚴格的標準。艾斯淺眠得厲害,需要在非常安靜、沒有光害的環境下,且軟硬適中的床上,才能安穩地睡覺,相較於我這種從小睡榻榻米長大,還可以在KTV裡整個睡死的人,睡眠習慣天差地遠。到底我們兩個要怎麼在睡覺的時候和平共處,一開始無解,反正我是最沒差的那個人,但是我睡覺無意識所做的事情,極度惹惱夜夜睡不好的艾斯,他漫長的與我共枕眠的訓練就此開始。

打呼:這是我想改都不知道怎麼改的問題,我的鼻子沒有不好,打呼的聲音也不是轟聲巨響,就是有節奏混亂的聲音,我自己聽不到,艾斯卻聽得清清楚楚,反正就是很吵,有時候是一陣一陣的,有時會讓他一整個晚上都睡不著,就算死命捏我鼻子讓我醒來也沒用。

膝蓋頂:這是把腳掛在別人身上睡覺退化而來的。側睡時,有時候膝蓋就會頂到睡在旁邊的人,戳一下戳一下地,艾斯常常被弄到就醒來,好不容易睡著我的膝蓋又過去。

肘擊:這是發生比例最低,但是殺傷力最高的一個。有時候,我睡覺會不自覺地雙手舉高過頭,好的狀況,就是停著不動,不好的狀況,就是接著手肘往旁邊敲過去,很容易睡在旁邊的人就”中頭獎”了。記得第一次我肘擊艾斯的時候,他說他夢到跟葉問學功夫,結果我肘擊到他的結果後,他醒來一轉身就瘋狂搥床,最酷的是我被嚇到後三秒鐘又睡著了,真的是很沒有在怕被葉問痛毆。

扯+轉棉被:這個完全犯艾斯的大忌。艾斯總是要在睡前把棉被舖得整整齊齊才能睡覺,有時候我這邊的棉被被我睡亂了,我抓不到被子,就會拉艾斯那邊的被子過來蓋,換他的被子跑掉,他再去抓另外一邊的被角,一個晚上下來有可能棉被轉個180度,然後害艾斯感冒。

只能說這是個艱難又專業的訓練,除了要忍受我睡覺的壞習慣外,還要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,被逼著抱我睡覺,是不是憔夫難為無法睡?我們想盡各種辦法來解決睡在同一張床上的問題,兩個人中間放榴槤,把我手腳捆綁,嘴巴再塞顆橘子甚麼怪招都想過,最後還是半夜放艾斯在床上自生自滅,相信達爾文的進化論成立,能夠讓他順利存活下來。現在的艾斯,不僅適應良好,除了可以抱著我入睡,還懂得跟我搶被子哩!所以對我來說,睡覺習慣不一樣的兩個人,像艾斯這種淺眠的弱勢,還是會因為長期反抗無效,慢慢接受現實,和我這種睡死最大的人培養出睡覺的默契。這種無意識的自主訓練還真神奇啊!

 

米國台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